前世见过的盛唐,今生梦里的壁炉

2018-06-05   作者:北京旖旎阳光环保科技有限公司   阅读量:1600

要聊壁炉,那么就得先谈一下白居易。


白乐天曾在《问刘十九》中写道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 

壁炉

 

这里有新酒的淡绿与浑浊,有围炉夜话的朴素和红火,有门外曲径楼台即将漫天的鹅毛大雪,有能饮一杯友人之间的问候调笑,有汉家宫阙,十朝古都,大唐盛世,有声有影,有月有色,有行人匆匆,有千古诗篇……1200年前的万千气象,龙斗星光,要从何忆起?


而白居易仅仅是这些吗?又不尽然。他是16岁的天才少年,有春风吹又生的佳句现世;他是35岁的宦海官员,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惊艳警世;他是年近50的垂垂老朽,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生平传世。


壁炉


白乐天的笔下是中国人生活的具体描述,有美梦和诗意的汇集,也有苦难同磨砺的漩涡,而更多的则是承载千百年来的温润娴雅。


洛阳不同于南国,没有最柔媚的水,和撩人心动的吴侬软语。诗人居住于此时,应是知晓了北地风雪的威力,才有了诸如《问刘十九》一诗中不难读出白少傅对壁炉的中意。


壁炉


如果把白乐天的《长恨歌》比作是十分姿色的姑娘话,只要软软站在那里,便可拥有无数爱怜。那么《别毡帐火炉》更像是诗人的孩子,每一句都浅显易懂,每一笔都用墨极深而不失款款柔情。实际上在《别毡帐火炉》中白居易也有“复此红火炉,雪中相暖热”的描述,壁炉就如同诗人最喜欢的小女儿,全部的柔美、颖慧、灵秀都用缠绵着神功的妙笔书写了出来。


壁炉


不难想象的便是这幅画面,入目的是一帘夜色与半盏星空,耳畔的是笔走云龙与宣纸摩挲时发出的低音,身着长袍的中年男人总带着笑,他探身靠近屋子中间的火炉,就是前世见过,今生梦里的壁炉。“雕栏玉彻应有在,只是朱颜改,白墙粉瓦,是古老的木质结构,汉家楼台,是不变的皇庭宫阙。”

 

水是道德经中君子的脉络,火是所有楼台生命的起源;哪怕伟大如白居易,也最终盛赞了火焰的神奇与伟大。


壁炉


所以“围炉夜话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”这是未知的诱惑,致命的好奇心引发了你不住的联想,在怎样的故事中,才能发生这种令人神往的桥段,又是在何种时空下,能够拥有如此的体验。


透过白司马对这一物件的带入,我们甚至能够还原出那个包罗万象的盛唐,有远来的大食客商,有风情的西域舞娘,有喝不惯茶的身毒僧侣,你甚至都能听见他们犯了佛门戒律的嗔怪。


壁炉


再多走几步,前面是百花坊,到了夜里极为热闹,京师中的达官贵人最爱的便是此,就着两壶西域上好的葡萄美酒听曲儿清倌人新编的短谣,夜也便不长了;右边是客来香,从清徐等地走货的商贩带来了最好的佐料,精于刀功厨艺三十年的李师傅让人瞠目结舌,特别是那一手河豚的烹调方法,起刀、刮鳞、剔骨、片肉,须臾间,带有剧毒的内脏被完美分离,雪白的鱼肉只过水一抄,蘸着酒楼密制的酱料。当年,太宗皇帝甚至亲笔题名——天下第一楼。


壁炉


左方站着能掐会算的道长和叫卖的商贩,道长先知500年,后知500年,算桃花、观面向、说星辰可谓无一不通,文王难懂的周易更是信手拈来,旁边的商摊则是琳琅满目,有岭南的荔枝,密州的野味,塞北的狐裘皮草,好不繁盛!外城北吸人眼球的便是刚刚平定奚人叛乱进京面圣的神策军,当先的高头大马,来将身披明光铠,脚蹬虎头靴,头配落日熔金盔,掌中银龙丈八马朔,胯下是西域大宛千里良驹,好不威风!


于此时,正该品一壶刚上的新茶,听一段三拍的惊奇,若能生死于大唐,万金不换。


壁炉


玉碗盛来琥珀光是李白笔下的盛唐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范仲淹文中两宋的焦虑,浑身碎骨浑不怕是于谦诗里大明的脊梁。正所谓笔底生烟云,文人露侠气,静坐在壁炉前的时光,都是关于对生活的感悟与对灵魂深处的探索。


壁炉,与白居易,与盛世大唐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
壁炉


壁炉公司,莫洛尼壁炉
壁炉公司,莫洛尼壁炉
  • 一对一接待

    全程 1 对 1 专属服务

  • 现场勘查

    实地勘测,科学取量

  • 产品选型

    根据用户情况,合理推荐

  • 深化方案

    设计师直接对接,切实解决用户需求

  • 专业安装

    上门安装,高效安全

  • 效果跟踪

    收集客户反馈,及时解决问题

400-832-5553